首页 >民生呼声

乐博资本杨宁区块链项目99是空气但剩下的

2018-09-07 16:31:52 | 来源: 民生呼声

乐博资本杨宁:区块链项目99%是空气,但剩下的1%将会改变世界

他是一个马不停蹄的创业者。

1999年创办了Chinaren,2000年把公司卖掉;2002年二次创业,创办了空中;2004年带领空中登陆纳斯达克,成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;2008年,在经历了SP的大起大落、默默等待无线互联的黎明的同时,开始做天使投资人,捕捉着更新的创业机会。

他出奇的精力充沛,在管理着一个上千人的公司的同时,他还有着自己的多样人生:时常出入798的废弃厂房,跟他的画家朋友喝茶聊天;没事就端着自己心爱的相机

乐博资本杨宁区块链项目99是空气但剩下的

,四处拍照;爱听周杰伦的歌,甚至在电视节目里像那些快男一样演唱《本草纲目》。

作为一个曾叱咤风云的连续创业者,他仿佛也是一个矛盾体。

正如他喜欢周杰伦的《本草纲目》风格一样,中西结合,博古通今。

他毕业于斯坦福大学,又是近代圣人王阳明的粉丝;

他认为区块链会颠覆BAT在内的一切企业形态,又认为比特币未来没戏;

他认为区块链的本质是去中心化,但又不是无政府主义;

他认为区块链中99%是骗子,却认为那1%将改变世界。

昨天耳朵财经和杨宁进行了一场对话,作为区块链领域的大牛,他让我们对区块链的认知有了许多方面的颠覆。或许,正是因为有诸如杨宁这样的先知,这个世界才能不断的进化。

一:为什么说区块链是场革命?

耳朵财经:您之前经历过几个大比较大的时代变革,比如PC时代、互联时代、移动互联时代,您认为,下一个时代还是人工智能时代、机器人时代,还是区块链时代?

杨宁:人工智能是一个慢牛,是在大家不注意的情况下到来的,但它不是一个很明确的分水岭。因为人工智能不是一夜之间满天下,到处都是人工智能机器人,所有的人工智能算法的出现,一定是慢慢的渗透到这个模式当中。而区块链不是,它是一夜之间到了。这两个是有本质的区别的,因为人工智能不是一个强需求,它的特征是改进型的、辅助人类的,是让人过得更好的,而区块链对人类来说是个更巨大的、颠覆性的变革。

区块链颠覆的是生产关系,它是从资本主义制度向社会主义制度的颠覆。从一个盈利型公司到一个非盈利的经济体的转变,这是个不同维度的东西,经济体的这个维度要比传统的公司维度要高。一个经济体究竟能够有多大,可想象的空间实在太大了。

所以,我大胆地说一句话,BAT在5年之内都要被干掉,他们所创建的王国就会轰然倒下,而这个瓦解不是从外部,而是从内部瓦解。

耳朵财经:难道BAT不可以做区块链吗?

杨宁:现在的区块链项目叫什么?叫公共事业。所有的区块链项目都是非营利组织,区块链平台是不赚钱的,你所支付的gas费仅仅是为了维系这个体系的运转。如果说gas费收高了,我们这个公共事业会降低gas费,这是没有利润的,所以这是完全反资本主义的。

对于现在的公司而言,什么叫利润?利润代表剥削。消灭剥削,这是区块链的本质。我们要把一个盈利性的公司或者机构,变成非营利性的公共事业,消灭资本家,消灭大股东,消灭投资人。

所以,BAT做不了区块链,它们无法触动自己的核心利益。一个利润型公司变成一个非营利公司,动的就是它的根本。而现在BAT所做的区块链项目都是无关痛痒的,跟他的主业毫无关系,就像清朝末期,醇亲王写过一个宪法,叫君主立宪制。成立了总理衙门,成立了内阁,然而宪法是完全维护皇族利益的,本质上皇权制度完全没有改变。

巨头倒下是先从内部瓦解,原因在于现在一个公司经营的目的在于创造股东价值,创造价值的方式在于增加利润。那么如何增加利润,只能是压榨渠道、压榨员工、压榨合作伙伴的结果。那么这个结果最终导致的是这个生态体系里面除了自己,其他都越来越不赚钱。所以它发展的路径是这些压榨会越来越紧,最终带来反抗,只要一点就燃。

耳朵财经:被点燃的临界点是什么?

杨宁:点燃需要火花,区块链就可能成为这个火花。让原来这种资本主义公司化体系的崩塌,换成公共事业的经济体。所以,我根本不是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人,投资这个概念已经没有了,我跟区块链的所有参与者一样,大家都是群众。区别只是参与程度多少的问题,大家都是平等地,身份都是一样的,都没有股东。

二:区块链去中心化,本质不是无政府主义

杨宁:区块链解决的是资本主义的去中心化,但是我想强调的一点是,这并不代表无政府主义。去中心化,并不是一切的中心都要取消,它取消的是盈利的中心,这种盈利性的组织,资本家的剥削,是区块链要解决的。

比特币的创作者中本聪的初衷,或许是要做一个去中心化的,甚至是无政府的一个平台,这就是比特币。但我认为这不是大多数人的想法,例如,比特币的匿名性,我是公开反对匿名性的,我认为去中心化不代表匿名,不代表不可追溯,不代表不可回溯。

政府作为公共权力的维护者,如果把政府的中心化权责去掉,坏人就会横行。我们的政府是人民共和国,本身就是非盈利组织,是整个国家的国民共有的中央政府。所以政府的本质就是公共事业,而我们所说的区块链项目也是公共事业,所以二者可以很好的并存。

耳朵财经:政府本身是不是已经去中心化了?

杨宁:政府本质上就是去中心化的。我认为区块链项目跟政府的共同点在于都是公共事业,都是经济体。只不过国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经济体,在这个经济体中有人修公路,有人生产汽车、有些人盖房子。而我们的区块链项目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经济体,我们在里面从事非常简单的经济活动。

这两者的不同点在于否能代表公共权力。政府要维系整个体系健康有序地发展,它必须行使公共权力。我们所看到的民事诉讼,有清晰的原告和被告,但如果原告是人民,就是公诉,国家来行驶原告的权利。所以,以人民的名义来维护人民的利益,这叫公共权力。

三:比特币是最大的空气币

猜你喜欢